Zzzzzzzzzzzz。

『雷卡』地狱火 01

 迟到的祝福,卡卡生日快乐!!又长大了一岁,记得让大哥给你买超大的蛋糕,千万不要客气,哈哈哈哈。

 上次电脑出错,很多内容没有发上来,第一章重发有补充内容。

-------

   你想看雷师和卡米尔卡米尔的爱恨情仇吗?

   你想知道卡米尔的过去吗?

   你想看雷总花样吃醋花样追妻吗?

   那你还是洗洗睡吧,不可能写的出来的,哈哈哈哈

*现代AU\娱乐圈pa

*演员卡x导演雷

*ooc是我的,人物你们的我的

本章雷总活在对话里,下章见面。

-------

   夏末的尾巴不再有热浪耀武扬威,但五六点左右的温度依旧让人不愿意离开空调房去感受燥热到让人浮躁不止的空气。然而今年的秋天像是等不及了,一下子挤走了磨磨蹭蹭的夏天,用一场秋雨宣示自己的到来。

   雨后的空气带着一丝尘土的味道,随着微风飘进了男孩的心里,放下手里的书,走到窗边看着街上忙碌的身影和破开雨云的阳光闭上了那双大海一样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但在忙碌的城市这样的时光永远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阵电话铃声毫不留情的结束了这一刻宁静。

   男孩睁开眼睛,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人后,淡然的按下接听键,语气中没有一丝不耐的。

“安哥。”

   温柔的男声带着一丝笑意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卡米尔,你现在在公寓里面吗?”

“在,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收拾一下到你的钢琴教室来。有惊喜等着你。〃

   不加掩饰的欢快传进卡米尔的耳中让其放弃让对方到自己公寓里来说的想法。打量了一眼自己后直径到玄关处套上鞋子,拿起挂在门边的外套利落套上后就出了门。

   破开重重乌云得阳光比往日更加的刺眼,卡米尔条件反射的闭了一下眼睛,好像在屋里呆的有点久了。

   逆着光慢慢走下去,阳光一点一点的包裹住身体,最后进入那大海般的眼睛,像阳光照在海面上一样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离练习室还有两层楼的时候 钢琴声伴着鸟叫声一起流进卡米尔的心里让其不受控制的驻足,像这样如同高山流水般的琴声会让人忘记自己置身于闹事,全身心的沉醉其中。

    卡米尔轻轻的推开练习室的大门看见棕发碧眼的年轻男子沐浴在阳光下,修长的双手弹奏着让人感觉身临仙境的琴声。

   微微思索一下,卡米尔决定靠在门上,轻轻闭上双眼享受着阳光和音乐。当最后一个音符消散在空气中的瞬间,卡米尔轻轻的拍了两下手,由衷的的感慨到。

  “你的琴声总会让人觉得身处高山密林般的安心,安哥。”

    “怎么说真是过奖了,卡米尔。”

    安迷修儒雅的笑着站起来对着卡米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卡米尔歪歪脑袋,顺从的走过去。

   “有一个新的剧本里面有一个角色我觉得很适合你,就为你争取过来了。你看看。”

    卡米尔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文件夹,耐心地一字一句的看完整个方案后,微微皱眉抬头不解的看着对方含笑的碧眼。

  “安哥,我不认为这个角色适合我。”

   安迷修笑着止住了对方将文件夹递过来的动作,轻轻的将其推回去解释到。

   “先别忙着拒绝我,卡米尔。你不认为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不是吗?我亲爱的雷氏集团四公子。”

  “安哥,我说过别这样叫我。”

    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但卡米尔没有再将剧本递回去,而是拿在手中把玩。

   “你知道的我只是个私生子。”

    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就像在诉说一件小事一般说出这句话。如果是从前卡米尔会因为这三个字而感到无助绝望悲伤,那么现在这三个字就像三个独立的个体不管是连在一起还是拆开都不会再让卡米尔有半点波澜。

  “我也说过不管你是谁,在我眼里卡米尔就是卡米尔,是我亲爱的小弟弟。”

    安迷修弯下腰强行的偏着头和卡米尔对视,碧眼满是坚定的看着对方温和的说到。

  “卡米尔,你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雷鸣和你很像,但你们虽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但骨子里的那份倔强和叛逆让你们的灵魂相似。卡米尔我相信只有你才能演绎出他与众不同的棱角,因为你可以与他感同身受,你和他一样有无所畏惧的心。这是只有你可以演绎的。”

  “我不认为这个角色给我非我莫属安哥,你可以找嘉德罗斯试一下,毕竟他适合这样可以肆意流露情绪的角色。”

    安迷修被这不加掩饰的语言噎了一下,向前凑了凑却被卡米尔不着痕迹的躲开后只好将身子靠向钢琴。他知道卡米尔会抵触这样的角色。肆无忌惮毫无保留的流露内心的情感,让人觉得真实亲近的这类角色会让他有所犹豫。

   秀气的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冷漠。但又感觉得像白纸。卡米尔以后的饰演的角色无一不透露出他的让人嫉妒的气质。但这太单一也太冷淡,最为重要的是这只是卡米尔灵魂的一角不是所有。

  但是卡米尔还年轻身为演员如果只在一个领域发展那么以后的道路会越来越难走甚至很可能会被取代,避免这样的局面唯一的方法就是接触不同的领域。所以就算几率不大,他也要试一试,如果还是不行,那么他也还有一张底牌,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太想那么做因为就算卡米尔答应了那也可能不是他的本心。

   “我能把这理解为你在嫌弃嘉德罗斯吗?”

    如果被那小魔头知道了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没有,这可能是安哥的想法吧。”

    卡米尔却少见的不配合和让步,没有配合安迷修演戏而是低着头把玩着文件夹的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强硬的表明着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这个角色不是你以往的风格,但是卡米尔不要将自己困于在井底,不要只看那一片天地,我说过你值得更好的,这是你比其他人多付出的努力而不是其他的。这个角色是一个机会卡米尔,他和你的契合度很高,同时这对你也是一个挑战。”

    碧眼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光芒,但深海却没有因此有半点波澜好像死海永远不会因为风浪掀起动静。

  “你就是你,卡米尔就是卡米尔。对于你的定义不是称呼,在于本心,我亲爱的小男孩。所以为什么不试着迈出这一步走出去,让全世界看到你。”

  

 “不用急着回答我,你还有几天时间想想。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他适合你卡米尔。”

    温暖的手掌落在肩头,而卡米尔却没有感到半点温暖,只感觉寒冷从刚才开始就从心胀蔓延向全身而他还在自欺欺人的掩饰着内心的颤抖。那样自由又无所畏惧的人怎么可能是他这种人能演绎出来的。他做不到的。

    即使知道安哥没有任何恶意将自己视为亲人,但他还是在听到雷氏集团的时候忍不住的有一丝颤抖,他不愿意面对过去的种种,但又有一丝温暖从那冰冷的过去中肆意流出。

    那个人,肆意的霸占着他的内心,占据过重的分量。但是这个人可能早就因为他的不辞而别忘记他了。哪个对他而言童年除了母亲以外唯一值得小心翼翼保护起来的宝藏,是灰暗的世界为数不多的光源,但他没能留在他的身边,那些记忆化为蜜糖,在他无力对抗这个残酷世界的时候给予他丝丝温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成为伤疤,无意间的揭穿疼得他忍不住的颤抖。

    回过神来得时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夕阳将自己的影子无限的拉长,显得落魄无语。微微的动了动腿,果然已经麻木了。

    扶着钢琴坐下,默默的锤着已经麻木到疼痛的腿,神志也慢慢缓过来,目光落在刚刚随手放在琴键上的文件夹,要迈出这一步吗……

   电话铃阻止了卡米尔再一次陷入沉思,埃米的字样在欢快的在显示屏上跳着。刚刚点下接听键,欢快的声音就炸在他的耳边,应该把手机拿远点的。

  “ 卡米尔,安哥说你可能你可能接手雷狮新剧的雷鸣是真的吗?”

   你知道命中注定吗?这就是命中注定,谁也逃不了。卡米尔只觉得他好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好像这个世界在这一刻只剩下他自己还有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安迷修接到埃米的电话后担心不已决定去找卡米尔卡卡他的情况,但也满心疑惑他并没有告诉除卡米尔以外任何人新剧的事情,更不可能在主演都还没有定下来的情况下就告诉其他人。自己更没有用任何渠道告诉埃米。难道……

   果不其然他的QQ被黑掉了,安迷修头疼的打电话给专业组让他们尽快解决这件事。虽然可以猜测到是谁,但安迷修还是决定等结果出来。安迷修头疼的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刚刚打通对方就就接听了,速度快得,像专门在等他电话一样。

   “耀,你到哪里了?”

    挂电话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改装跑车从远处破空驶来稳稳的停在安迷修面前,位置精准得都不用安迷修移动位置,车门缓缓上升安迷修有些烦躁的一屁股坐进去,这样的举动让旁边的人侧目看了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降下车门,一言不发的踩下油门。

 
   安迷修刚刚想开口专业组就打来电话告诉他查出的黑客的地址是在雷氏集后安迷修就咬牙切齿的一遍又一遍的打着对方的电话。

“这个恶党!!!”

   在再一次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音的时候,安迷修忍无可忍的骂出了口,挂掉手机后有些生气的将手机扔到后座。有些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将头靠到车窗上时觉得现在看风景都会让心情浮躁。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手,带着安慰意味的将其包裹起来。

   像腊月寒风般冰的声音微微吹散了安迷修心里的燥热。

  “怎么呢?”

  “啊?我给耀你提起过吗?就是公司刚拿到的新剧本对吧,你知道的吧?但是就是.....”

  “卡米尔不愿意?”

  蓝发的青年打断了安迷修突然有些琐碎的话语,收回伸出的手,微微侧目看另一边的反光镜在与旁边的车成45度时将方向盘右打满,无比流畅的将车停进停车位后再次将伸手握住了安迷修的手,有些安慰意义的微微来回摩擦安慰后者的情绪。

   在神近耀不动声色的安抚下,安迷修才觉得心里的燥热被从手背传来的凉意吹散了不少,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来,安迷修才觉得平静下来。

   当重新组织语言打算开口的一瞬间,安迷修却被对方的目光噎住了,深蓝色的眼睛中除了自己倒影再也没有其他的倒影,他像深海中唯一的溺水者,整片海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不是濒临死亡的感觉反而很安心感觉自己被深海所保护。

   耳根一下子红了彻底,安迷修只觉得脸都烧起来,眼神躲闪的不敢直视那片那他沉沦海域。神近耀像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后,干脆的伸手将安迷修的板正过来,身体向前倾去将自己的头埋在对方的肩上。

  在充分从对方身上得到能量后,才有些愉快的开口。

  “怎么样?能好好组织语言了吗?”

    如果说谁能从这冰冷的声音中感到宠溺和温暖的话,也只有安迷修一个人了,心跳逐渐恢复正常,安迷修将头也微微靠在对方的头发中,贪婪的吸取着着只属于他的温暖。

    安心的气息让安迷修不自主的露出了微笑轻轻地“嗯”一声。

   “我没记错的话,卡米尔是雷狮点名要的人吧,而且还是主演对吧?卡米尔不愿意吗?”

  “现在已经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了,而是心结难解的问题。”

  安迷修感到肩上重量偏移,温暖的气体下一刻打在脖子上传来丝丝痒意。微微低头不出意料的对上那双带着带着疑问的双眼,苦笑着解释道。

  “因为事出突然,所以没来得及告诉耀。雷狮和卡米尔是堂兄弟。”

  “这和心结有什么关系吗?”

   安迷修反握住神近耀的手,看着那双令自己沉沦的双眼无奈地说。

 “有,而且关系很大。血缘上他们只是堂兄弟但是在对方眼里对方是这个世界上不能替代的存在。但是这样的两个人却被强行分开了。在那个年龄和最爱的人分开的痛苦,耀因该和我一样对此深有体会。那种失去支柱茫然无措活着的感觉。”

   微微加重手上力道,神近耀微微的合上双眼示意安迷修继续。

  “卡米尔的身世要你也多少知道一点吧。因为那种无可奈何地身份,小时候的卡米尔在失去母亲的情况下维护自己的尊严都难以维护。虽然觉得雷狮就是个滚蛋,当时不得不说他还算是个不错的哥哥,身在那样的家庭并且庇护科米尔这些事情他做的不错,至少他成为了卡米尔无助童年唯一一个支柱。但是再怎么受宠的孩子也还只是个孩子,大人的决定不会因为孩子而改变什么,结果很显然,他们被分开了。”

    越往后安迷修的语气就越低沉,神近耀将头蹭了蹭他的颈窝权当安慰,他对这样的痛苦深有体会,因为他们的童年他们的过去同样也有很多无奈。

   “但是你也知道,雷狮那个和臭鸡蛋一样的脾气,强行分离的一天后他就一个人跑出去找卡米尔。但是,你也知道雷氏集团一直是一些人的眼中钉,这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雷狮被犯罪团伙绑架,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卡米尔将这一切全部归咎于自己,他认为是他害雷狮成为这样的。

   “所以带着一刻千疮百孔的心脏躲起来了是吗?”

    虽然这是最标准的结局也是最普通的结局,但是在那样的年龄那样的处境,卡米尔所承受的的压力所受的伤都不是可以想象出来的,毕竟以后无数漫长的黑夜无助的时光,都不会再有那个人的陪伴,失去最爱的人,会遭受怎么样撕心累飞的痛楚他很清楚。

    安迷修无奈的点点头,将头深深埋进柔软的蓝色发丝中,他狠心揭开卡米尔的伤疤希望卡米尔可以站上金字塔的顶峰,但是这样子自说自做的行为不管怎么掩饰都是残忍的,不能原谅的,但是他别无选择,从卡米尔进入公司开始就是他带着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卡米尔的努力。

    也比任何人都坚定一个信念,卡米尔不应该被过去绊住,他值得最好的。

但是他因该怎么做,怎么做才最好,不越界限的保护他。

    碧眼中满是茫然无措,外界的光芒丝毫没有作用,无法点亮内心。

 “安迷修。”

    熟悉到令人心安的声音将安迷修唤醒的下一个瞬间被一个带着点冷意的怀抱所禁锢其中。熟悉的体香将安迷修包裹起来,虽然眼前一片黑暗耳边只有对方有力的心跳声,一切本应该令人不安但安迷修却只从中感到安心,他忘记了,他现在早已不再是一个人了。

  “解铃的必须是须系铃人,我们帮不了他们。但是卡米尔是个聪明的孩子,在他选择这条面对大众的道路的时候,同时一定明白会面对怎么样的局面,也一定知道雷狮会看到他。”

    如同腊月寒风般冷厉的声音总会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柔和下来,安迷修伸手静静地回抱着对方。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进对方的温暖的胸膛,像找到避风港的孩子,哪怕只有短短几分钟也好,这是只有属于他的怀抱。

   而那个被安迷修在心里千刀万剐的人,此时一身黑还用口罩和墨镜遮住了面容,看似低调的走进这座城市最大的娱乐场所,与老板打了招呼后就熟门熟路的推开最里间的房门进去后反手锁上,里面的人见到他后笑着打趣道。

“怎么样雷狮老大,见到卡米尔了吗?”

------

  *本章雷卡元素不多,主要是扔下线索。私心站tag,抱歉。

   *凹凸全员出没。主要的cp:雷卡>耀安>瑞金

你强装残忍掩饰内心的脆弱。

  银爵是一个极其矛盾让人心痛的角色。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来一个喜欢吃蔬菜喜欢小动物的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才会那么憎恨这个世界,才会满心怨恨。

  因为不愿将自己的软糯暴露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所以将自己藏在冰冷的盔甲后面,但再怎么强装坚强和冷漠,只要心中存在柔软的地方,无意间的触动就会让这份柔软这份温柔不自主的流露出来。他毕竟也才18岁,但是却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他不像格瑞永远都还有金相伴,也不像雷狮不管遇到什么都会有卡米尔在左右,也不是帕洛斯有一个无条件信任他的佩狗狗,更不是嘉德罗斯有雷德和祖玛,没有人陪在他的左右,分担他的痛苦。
他是孤独的一个人,那么无助的面对这个满是恶意的世界不但没有退缩,还有了自己的个性和喜好,但是他所受的伤却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靠着一点残念倔强的成长,成为站在顶峰的人,成为了让人望尘莫及的强者。但是真正让他成长的一定不是憎恨而是希望,希望被神认可,希望自己的族人获得救赎获得谅解,他就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不管这个世界多么肮脏不堪都无法侵犯他心中的善良。

  银爵的元力技能斗魔天刑,而元力技能是按本人形成的,“斗魔”到底斗的是什么,是不是被抛弃的心魔。“天刑”审判的又是谁?是幼时无能的自己还是不公平的命运。

  银爵背负的不比其他人少,甚至他没有其他人那么幸运只能依靠自己。所以哪怕只能站在次元壁的一端观望着你。哪怕我的喜欢没什么用,但是银爵你值得最好的,哪怕你自深渊而来我也甘心陪你沉沦。你被神明放逐,我就陪你流浪。

  煤老板,银爵你永远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藏。一定要好好的。

  银吹爱你呀。大哭!!

*图片来自微博

【雷卡】地狱火 -one

你想看雷师和卡米尔卡米尔的爱恨情仇吗?

你想知道卡米尔的过去吗?

你想看雷总花样吃醋花样追妻吗?

那你还是洗洗睡吧,不可能写的出来的,哈哈哈哈

*现代AU\娱乐圈pa

*演员卡x导演雷

*ooc是我的,人物是你们的我的

本章雷导没上场,下章见面。

-------

 夏末的尾巴不再有热浪耀武扬威,但五六点左右的温度依旧让人不愿意离开空调房去感受燥热到让人浮躁不止的空气。然而今年的秋天像是等不及了,一下子挤走了磨磨蹭蹭的夏天,用一场秋雨宣誓自己的到来。
  雨后的空气带着一丝尘土的味道,随着微风飘进了男孩的心里,放下手里的书,走到床边看着街上忙碌的身影闭上了那双大海一样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但在忙碌的城市这样的时光永远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阵电话铃声毫不留情的结束了这一刻时光。
男孩睁开眼睛,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人后,淡然的按下接听键,语气中没有一丝不耐的说到。
“安哥。”
温柔的男声带着一丝笑意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卡米尔,你现在在公寓里面吗?”
“在,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收拾一下到你的钢琴教室来。有惊喜等着你。〃
  不加掩饰的欢快传进卡米尔的耳中让其放弃让对方到自己公寓里来说的想法。大量了一眼自己后直径到玄关处套上靴子,拿起挂在门边的外套出了门。
  破开重重乌云得阳光比往日更加的刺眼,卡米尔条件反射的闭了一下眼睛,在屋里呆的有点久了。
  逆着光慢慢走下去,阳光一点一点的包裹住身体,最后进入那大海般的眼睛,像阳光照在海面上一样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钢琴声伴着鸟叫声一起流进卡米尔的心里,像这样如同高山流水般的琴声会让人忘记自己置身于闹事,全身心的沉醉其中。
  卡米尔轻轻的推开练习室的大门靠在上门看见棕发碧眼的年轻男子沐浴在阳光下,修长的双手弹奏着让人感觉身临仙境的琴声。
  卡米尔靠在门上,轻轻闭上双眼享受着阳光和音乐。最后一个音符消散在空气中的瞬间,卡米尔轻轻的拍了两下手,由衷的的感慨到。
  “你的琴声总会让人觉得身处高山密林般的安心,安哥。”
  “真是过奖了卡米尔。”
  安迷修儒雅的笑着站起来对着卡米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卡米尔歪歪脑袋,顺从的走过去。
  “这是我为你接来的公告。你看看”
  卡米尔借过文件夹,细细的看完后,不解的看着对方含笑的碧眼。
  “抱歉,我不认为这个角色适合我。”
  安迷修笑着止住了对方将文件夹递过来的动作,轻轻的将其推回去解释到。
  “不,卡米尔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不是吗?我亲爱的雷氏集团四公子。”
  “安哥,我说过别这样叫我。”
  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头但卡米尔没有再将剧本递回去,而是拿在手中把玩。
  “你知道的我只是个私生子。”
  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就像在诉说一件小事一般说出这句话。如果是从前卡米尔会因为这三个字而感到无助绝望悲伤,而现在这三个字就像三个独立的个体不管是连在一起还是拆开都不会再让卡米尔有半点波澜。
  “我也说过不管你是谁,在我眼里卡米尔就是卡米尔,是我亲爱的小弟弟。”
  安迷修弯下腰强行的偏这头于卡米尔对视,碧眼满是坚定的看着对方温和的说到。
  “雷鸣和你很像,但你们却是两类完全不同的人但卡米尔我相信只有你才能演绎出他的叛逆他与众不同的棱角,因为你可以与他感同身受,你和他一样有无所畏惧的心。这是只有你可以演绎的。”
  “我不认为这个角色给我非我莫属安哥,你可以找嘉德罗斯试一下,他适合这样可以示意表露情绪的角色。”
  安迷修被这无比自白的语言噎了一下,向前凑了凑却被卡米尔不着痕迹的躲开后只好将身子靠向钢琴。他知道卡米尔不会接受这个角色,但是卡米尔还年轻身为演员如果只在一个领域发展那么以后的道路会越来越难走甚至很可能会被取代,避免这样的局面唯一的方法就是接触不同的领域。所以就算几率不大,他也要试一试,如果还是不行,那么他也还有一张底牌,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太想那么做因为就算卡米尔答应了那也可能不是他的本心。
  “我能把这理解为你在嫌弃嘉德罗斯吗?”
  如果被那小魔头知道了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没有,这可能是安哥的想法吧。”
  卡米尔并不打算让步,低着头把玩着文件夹的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强硬的不肯让步。
  “卡米尔不要将自己困于在井底,不要只看那一片天地,我说过你值得更好的,这是你比其他人多付出的努力而不是其他的。你就是你,卡米尔就是卡米尔,所以走出去,让全世界看到你。”
  碧眼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光芒,但深海却没有因此有半点波澜好像死海永远不会因为风浪掀起动静。
  “不用急着回答我,你还有几天时间想想。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他适合你卡米尔。”
  温暖的手掌落在肩头,而卡米尔却没有感到半点温暖,只感觉寒冷从刚才开始就从心胀蔓延向全身。那样自由又无所畏惧的人怎么可能是他这种人能演绎出来的。他做不到的。
  即使知道安哥没有任何恶意将自己视为亲人,但他还是在听到雷氏集团的时候忍不住的有一丝颤抖,过去唯一将他视为亲人的人或许早已因为他的不辞而别忘记他了。
  那个人是他童年除了母亲以外唯一值得小心翼翼保护起来的宝藏,是灰暗的世界为数不多的光源,但他没能留在他的身边,那些记忆化为蜜糖,在他无理对抗这个世界的时候给予他丝丝温暖,而现在却变了质成为伤疤,疼得他忍不住的颤抖。
  回过神来得时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夕阳将自己的影子无限的拉长,显得落魄无语。微微的动了动腿,果然已经麻木了。
  扶着钢琴坐下,默默的锤着已经麻木到疼痛的腿,神志也慢慢缓过来,目光落在刚刚随手放在琴键上的文件夹,要迈出这一步吗……
  电话铃阻止了卡米尔再一次陷入沉思,埃米的字样在欢快的在显示屏上跳着。刚刚点下接听键,欢快的声音就炸在他的耳边,应该把手机拿远点的。
  “卡米尔,安哥说你可能你可能接手雷狮新剧的雷鸣是真的吗?”
  你知道命中注定吗?这就是命中注定,谁也逃不了。卡米尔只觉得他好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好像这个世界在这一刻只剩下他自己。



*小声说一下,凹凸全员出没,安哥是耀哥的,了解一下九文鱼吗?